怒江州人民政府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解读

浏览:0  来源: 作者:  语音阅读正文


索引号
MB1622864/2020-150552
发文机构
怒江州文化和旅游局
公开目录
通知公告
主题分类
综合政务
文      号
发文日期
2020-10-31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于2019年10月31日经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审议后,作了修改完善。于2020年6月29日经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于2020年9月28日经云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批准,并于2020年9月29日经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决定公布,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一、制定条例的背景

2011年和2013年,国家和云南省相继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从国家和省级的两个层面明确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保护、传承、弘扬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内容范围和各级政府、社会团体、保护责任单位、传承人的责任义务,为怒江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指明了发展方向和基本准则。

文化建设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重要内容,繁荣社会主义文化,就要加强对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保护,积极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和传承。因此,在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和《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保护条例》的前提下,起草一部具有怒江地方特色、民族特色,还有很强的针对性、可操作性并符合怒江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地方法规是十分必要的,主要体现在以下七个方面:

(一)怒江境内生存生活的民族的多样性,决定了怒江各民族传统文化的多样性、丰富性。全国五十六个民族中,怒江州有二十二个民族,占了民数的近40%,而即便是与其它地区同有的民族,也因其生活的环境和社会发育程度的不同,其文化特色也大相径庭,比如同样为白族那玛人的开益长调,是其它地区的白族所没有的;同样是傈僳族,其多声部无伴奏的摆时,也只有在怒江的特定区域内才有完整的留存;在服饰、建筑、饮食、民俗等方面亦如此。以立法的方式加以保护,十分必要。

(二)怒江境内独有的民族传统文化。独龙族、怒族是是怒江独有的民族,其传统文化必然具有独特性和唯一性,以立法的方式加以保护十分必要。

(三)直过民族丰富的原生传统文化。解放初期,怒江境内的各民族或处于原始社会末期,或在封建土司制时期,多种社会发展形态并存,是典型的直过民族。文化发展适应社会发展的原则,表现为怒江各民族的文化具有多样态、多层次的特点,又因其较封闭的生存环境,被异质文化影响、改造、变异较少、较小,保留了原生特点。以立法的方式,对其保护十分必要。

(四)民族传统文化留存的方式单一。怒江的各民族都没有文字记载的史籍典章,各民族的传统文化没有以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他们的传统文化以物化的形式保留下来,比如民居建筑、服饰、生产生活用具等,或通过家族式口耳相传的方式保留下来,物化的文化形态有相对稳定、不易变异的特点,但口耳相传的非物质形态的文化在传承过程中,受传授者、承传者、时间、感情、理解 、记忆等主客观因素影响,难免会有变异或人为的改造。以立法的方式加以保护,以音、像、图、谱、文字等现代科技的综合手段进行抢救和留存十分必要。

(五)民族传统文化消亡的速度加快。怒江是“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和扶贫力度加大,一步跨千年的发展速度确实给怒江各民族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改善和发展,但在飞速发展的同时,承载着各民族传统文化烙印,作为非物质文化载体的许多生产生活用具被改变或退出人们的生产生活,各民族饮食、服饰、民俗活动、手工技艺都在扶贫发展的过程中被改变、消亡,社会发展带来的必然改变、外来文化的交融渗透、异质文化的冲击,多重因素叠加于脆弱的民族传统文化,消亡的速度在加剧,以立法的方式加以抢救和保护,十分必要。

(六)民族传统文化的脆弱性。在十大类二十二小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类别中,怒江各民族都没有本民族戏剧剧种,这与各民族都没有文字有关,这在一方面体现为各民族文化不成熟、不完整,不成体系,在其具有极强包容性的同时,也体现为它的脆弱性,极易受影响和冲击,极易被改造。因此,原生文化的保护和抢救,需要立法加以保障。

(七)抵制境外文化的侵蚀。怒江的许多民族都是跨境民族,比如独龙族、怒族、傈僳族、景颇族等,有些民族的境外人口比境内人口还多,人口越多,文化的强势表现越明显,因此,境外同宗同源的强势群体的文化影响,以及境内民族的不自觉的被改造变得十分自然和隐蔽。因此,对境内民族传统文化的抢救、保护和发扬光大,不仅仅是民族文化的保护,更是巩固文化边防的迫切需要。        

综合以上七个方面的必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和《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保护条例》为基本准则,制定《怒江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是怒江各民族文化传承、留存的需要,是怒江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是创建并实现怒江各民族团结进步的需要,也是怒江文化边防建设和巩固的需要。

二、条例的特点

(一)正确处理好与上位法之间的关系。《条例》属于实施性立法,很好把握立法空间,法律、行政法规和云南省地方性法规等上位法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已有规定的,《条例》不作重复性规定。

(二)坚持问题导向。《条例》围绕怒江州非遗保护工作中存在的突出困难和问题强化制度设计,对分级、分类保护制度作出具体规定,填补上位法的立法空白。

(三)体现怒江民族传统文化的原生性。《条例》突出怒江州民族传统文化的独特性和唯一性,固化了怒江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成果。

(四)促进文旅融合。《条例》规定,在保护和传承民族文化的基础上,鼓励和支持传习馆(所)、有条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和保护单位参与开发文化旅游、乡村旅游项目,鼓励和引导旅游经营者开发非物质文化遗产特色旅游项目。

三、条例主要内容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和《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保护条例》的遵循和细化,共分八个章节,四十六条,在不少方面有新突破、新阐释。其主要包括:

(一)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了高度重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条例》在上位法的基础上进行了补充,规定了不仅是传承和发展各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而且要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二)关于明确政府职能。为进一步明确政府的职能,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条例》对上位法规定的政府职能进行了梳理,并结合怒江州实际,规定了制定规划、落实经费、加强宣传、组织调查、建立和推荐名录、建立非遗专题公共文化设施、组织力量等政府职能。

(三)关于健全管理机构。《条例》强调了州、县(市)地方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工作。应下设独立的、专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管理机构,负责实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建立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网络。形成政府主导、部门配合、社会参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社会化大格局。

(四)关于建立州、县(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和认定代表性项目的具体办法。根据国家授权以及本州已建立的州、县(市)两级非遗代表性项目名录的现状,《条例》对非遗代表性项目的资质条件在上位法的基础上作了细化规定。

(五)关于调查制度。《条例》规定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调查制度,明确了调查内容和方法。通过开展非遗调查,全面了解和掌握非遗资源的种类、数量、分布状况、生存环境、保护现状及存在的问题,及时向社会公布社会公布普查结果,调查信息共享、成果共享。

(六)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传播的具体措施。非遗的保护,调查是基础,传承是核心,传播是手段。《条例》在上位法有关规定的基础上,对传承与传播的具体措施作了进一步细化和补充,主要包括:

第一,针对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的认定。传承人是非遗保护的核心。《条例》中在上位法的基础上对代表性传承人的认定、条件作了细化了规定。并规定了同一个代表性项目有两个以上的代表性传承人符合认定规定条件,可以同时认定为该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

第二,针对非遗保护措施。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的丰富性及各项目的自身特质和生存状态的差异性,决定了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要注重因类制宜,实施不同的保护措施。《条例》根据上位法提出的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分别实行保存、保护等不同措施,结合项目的存续状态和发展现状,提出对代表性项目实行分类保护。分别是:一是抢救性保护。其保护对象是存续状态受到威胁,濒临消失的代表性项目和高龄传承人。主要通过制订抢救保护方案,记录整理资料、保存项目实物,安排招募学艺人员等方式予以保护。二是记忆性保护。主要是对客观存续条件已经消失或者即将消失的代表性项目采用建立文字、图片、音像资料档案库的方式予以保存保护。三是生产性保护。主要是对存续状态较好、具有市场潜力和发展优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在保持传统工艺流程整体性和核心技艺真实性的基础上,通过完善产品、刺激市场来激活生命力,进行“发展性”和“活态性”的保护。

第三,针对非遗的传承、传播。《条例》强调了教育机构要推动非遗项目进校园,开设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有关内容的课程,组织学生学习非物质文化遗产知识和技能,传承和弘扬优秀的民族民间传统文化,鼓励支持代表性传承人到各类学校兼职任教或者受聘为校外辅导员,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活动;根据工作需要按有关法律法规,州、县(市)人民政府应当对掌握特殊技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给予政策扶持,可以设置特殊人才岗位予以招录或者聘用;建设相关传承基地,提供给代表性传承人带动群众进行传承。

第四,《条例》规定了州人民政府应当补助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传承经费每人每年不低于省级代表性传承人补助经费的60%。对因生活确有困难而无法正常开展传承活动的代表性传承人,适当给予生活补助,县(市)级代表性传承人的传承补助标准由本级人民政府参照执行;要求州、县(市)级人民政府应当结合各民族传统民族节庆民间习俗和文化自然遗产日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示、宣传和推介活动。支持依法开展群众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传播活动。

(七)关于引导合理利用发展。《条例》规定:一是开展宣传展示。统筹建设非遗宣传、展示公共文化场馆和设施;结合怒江各民族节庆习俗活动和传统节日,宣传、展示非遗代表性项目,提升怒江非遗宣传力度。二是开发产品与服务。鼓励和支持在有效保护基础上,开发具有地方特色、民族特色和市场潜力的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将非物质文化遗产列为旅游形象宣传内容,依托非遗资源开发旅游项目,引导旅游经营者开发非遗特色旅游产品。

(八)关于完善行政处罚措施。《条例》规定:一是对在代表性项目及其保护单位或者代表性传承人的申报过程中,出现弄虚作假,材料不实等违规行为,做出警告、取消资格和责令退还项目保护、传承资助、补助经费等处理的规定,从而保证申报工作的公正性和约束力。二是上位法对冒用非遗代表性项目的保护单位或者代表性传承人的名义开展活动未作出规定。《条例》结合我州实际,创设了处罚条款:对单位并处一万元以上二万元以下罚款,对个人并处一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罚款。

怒江州文化和旅游局

2020年11月4日



相关文件:《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