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州人民政府

怒江跨越,一跃千年!

浏览:0  来源: 作者:  语音阅读正文


索引号
015279139/2020-167353
发文机构
怒江州人民政府办公室
公开目录
扶贫信息
主题分类
文      号
发文日期
2020-12-11 15:28:59

2005年

云南日报派出采访组到怒江傈僳族自治州

采写了系列深度报道《怒江调查》

记者曾为当时怒江人民的困境痛心疾首

时隔15年

在怒江作为“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关键时刻

当年采写《怒江调查》的记者再赴怒江

怒江“再调查”

见证大峡谷千年巨变


图片


在决战决胜的关键时刻
“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怒江喜报频传
全州“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
全部实现整族脱贫
所有贫困县(市)成功退出贫困县序列
怒江州成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州

图片

图片

打赢脱贫攻坚“怒江决战”,云南严格对标对表中央部署,树立“实现脱贫攻坚与生态文明建设‘双赢’”的发展理念,怒江州生动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把习近平总书记“生态本身就是一种经济”的重要论述运用于指导脱贫攻坚实践,实现了深度贫困地区跨越式发展与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的生态修复、保护有机结合,生态优化与生态兴业融合发展,并通过近1/5人口易地扶贫搬迁,实现城乡结构重构、产业结构优化、生态重塑,探索出一条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共荣的生态脱贫之路。


图片
怒江美丽公路 李文圣 摄


占怒江州总人口60%的32万“直过民族”摆脱千年贫困,走向全面小康,创造了我国精准减贫事业“一步千年”的奇迹,在人类减贫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怒江篇章”。这是一场由国家力量推动的伟大扶贫攻坚决战,是省委、省政府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云南重要讲话精神的伟大实践,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把社会主义制度优势转化为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效能的伟大实践,是怒江州各族干部群众奋力战贫的伟大实践。


怒江儿女发自内心“感恩共产党,感谢总书记”。


图片

摊开云南地图
西北方有一条近乎垂直的大河
由北向南飘坠而下
将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切开
留下一道深深的裂缝
这就是怒江州境内绵延300多公里
举世闻名的怒江大峡谷
历史在雪山峡谷的艰难跋涉中

令人遗憾地放慢了脚步


图片

丙中洛风光 图源:@jing旅居斯里兰卡


图片

在上世纪50年代进行的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中发现,独龙族还藏有石斧、石刀、石锅。由天然的长方形石块组成的粗制石磨,还在广泛使用,说明这个民族距离新石器时代并不十分遥远。


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怒江州各族人民团结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实现了社会形态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


由于历史、社会、自然环境等方面的原因,加上缺少强大的外力推动,怒江州内在动力不足,发展滞后的问题一直没有根本改变,贫困与落后如影随形。怒江州社会经济发展各项指标长期排在全省乃至全国末端,各族人民绝对贫困的帽子,一戴就是半个多世纪。


图片



直到本世纪初,怒江大峡谷展示在世人面前的,仍然是激流翻卷、夺路狂奔的“野性怒江”:江面上从历史深处穿越而来的溜索,颤颤悠悠,留住时光的吊桥,挂在两岸陡坡上的“大字报”地,刀耕火种的“壁耕”生产方式,形成了由人力和自然力共同完成的生态恶化全景图。


滑坡、塌方、泥石流……怒江大峡谷以它特有的语言向人类求救:为大山的子民寻找一块新的栖息之地,结束“云上的日子,重建幸福家园”。


党中央、国务院

十分牵挂怒江儿女

图片


2015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亲切会见贡山县独龙族干部群众代表,提出“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


2014年1月、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两次给独龙江乡亲回信,祝贺独龙江公路隧道贯通,祝贺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并鼓励大家“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图片


2017年2月21日,在中央政治局第39次集体学习会上,习近平总书记饱含深情地谈到怒江。他提出,怒江是全国四个贫困重点地区之一,要采取一些超常的办法推动脱贫。


采取超常办法推动怒江脱贫,一场由国家力量推动的伟大脱贫攻坚决战,在怒江打响。


怒江脱贫攻坚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汪洋、孙春兰、李希、胡春华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及中央有关部门领导分别深入怒江调研指导,看望各族贫困群众。


图片

美丽公路


图片

云南省委、省政府把怒江脱贫攻坚作为全省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关键之役”,高位推动、精准发力。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多次深入怒江调研部署工作,“一线调研、一线检查、一线督战、一线问效”,示范带动全省各级各部门聚焦怒江深度贫困。


云南省出台《云南省全力支持迪庆州怒江州深度贫困脱贫攻坚实施方案》等政策,从项目、资金、人才、土地等10个方面加强保障,全面打响怒江脱贫攻坚合围战、歼灭战。省委书记阮成发从担任省长时就挂联怒江,怒江全州4县(市)均有1名省领导挂联,3个省级单位、1户省属企业结对帮扶,省委下派帮助怒江州脱贫攻坚专项人才,坚决做到不脱贫不脱钩。


在全国、全省层面调集最优势资源合力攻坚,为怒江跨越一跃千年,注入了强大的外部动力。


图片

泸水市维拉坝珠海社区


聚集资金

“十三五”期间,怒江各级各类扶贫资金总投入达334.43亿元,超过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累计对怒江投入的总和。



图片

珠海援建福贡指挥田安置点 怒江州扶贫办供图


聚合力量

在怒江州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进程中,中央、省级机关、企业、部队、院校倾情倾力帮扶,持续选派精兵强将驻村扎寨,形成定点扶贫、对口帮扶、社会各界全面参与的“三位一体”的社会扶贫大格局,推动产业扶贫、就业扶贫、教育扶贫、科技扶贫、金融扶贫、电商扶贫、光伏扶贫、消费扶贫在雪山峡谷间蓬勃展开。



图片

珠海医生管延萍给怒江群众看病 怒江州扶贫办供图


珠海市与怒江州启动东西部扶贫协作,自2016年8月以来,已投入资金13亿元,从资金支持、人才支持到产业合作、劳务协作、教育帮扶、结对帮扶、医疗援助等方方面面,结下了深深的“江海情缘”。中交集团与怒江形成50年不变的命运共同体,先后投入6亿多元,在交通、产业、教育等方面给予大力帮扶。三峡、大唐等集团公司真金白银投入,精准帮扶怒族、普米族、傈僳族集聚区,真心真情帮助怒江“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住上好房子,过上好日子,勾画出“携手同行,共奔小康”的最大同心圆。


图片

怒江孩子参加珠海夏令营


怒江冷暖,牵动大国之心
怒江扶贫,聚合国家力量
举各方合力,尽锐出战
有效破解了怒江财政自给率低
人力、物力、财力投入严重不足
脱贫缺好办法、好思路的区域性发展难题
怒江摆脱千年贫困、迈向全面小康
“千年等一回”的历史机遇降临


图片

怒江州东西协作维拉坝核桃加工扶贫车间 怒江州扶贫办供图


图片


在全国“三区三州”脱贫攻坚总决战中

“怒江之战”堪称“上甘岭”战役

图片

怒江州傈僳族、怒族、独龙族、普米族等22个少数民族占全州人口的93.97%,集“直过民族”、人口较少民族、独有民族、跨境民族于一体,是中国民族族别成分最多和人口较少民族最多的自治州。作为“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重中之重、贫中之贫、难中之难的典型代表,贫困发生率曾高达56%,为全国之最。让生活在怒江州的各族群众与全国人民同步奔小康,这不仅是一种国家责任,也是全社会的担当。


图片
怒江第一湾 怒江州委宣传部供图


怒江地处“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地,素有“植物王国的明珠”“天然植物世界物种基因库”的美称,是世界级重要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之一和中国三大特有物种分布中心之一。全州4个深度贫困县(市)都被纳入国家森林及生物多样性生态功能区,深度贫困地区与国家生态功能区高度重叠,摆脱贫困和保护生态两者之间互相制衡。


图片

图片


2018年11月16日在怒江召开的全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现场推进会指出,“打好生态扶贫硬仗,牢固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实现脱贫攻坚与生态文明建设‘双赢’”,为怒江脱贫攻坚明确了方向路径。怒江州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牢牢把握州情,创造性开展工作——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生态生计并重、增收增绿双赢,把摆脱千年贫困,实现深度贫困地区跨越式发展与国家生态功能区的生态修复、保护有机结合,协同推进、融合发展,怒江成功探索出一条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共荣的生态脱贫之路。


脱贫攻坚首先就要摸清“贫困家底”,怒江州、县(市)两级党委政府派出工作队走遍雪山峡谷的村村寨寨,不漏一户一人,累计识别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6.95万人,占全州总人口的48%,255个行政村中有249个贫困村,占97.6%。


图片

福贡县腊马洛村群众清理通往村委会的路面 腊马洛驻村工作队 摄


在此基础上,怒江党政一把手担总责,四级书记抓落实,县市负责实施,选派优秀干部担任贫困乡、村第一书记,全面加强基层党组织在脱贫攻坚中的领导核心地位,8000余名扶贫队员驻村入户,近两万名干部结对帮扶,与各方帮扶力量一起,全身心投入这场人类减贫史上最伟大的攻坚战之中。


图片

怒江州贡山县组织输送劳动力赴珠海务工 怒江州扶贫办供图


图片


聚焦“两不愁三保障”脱贫标准,集中人力、财力、物力和社会资源,加大对人口较少民族和“直过民族”脱贫攻坚力度,根据扶贫对象不同的致贫原因、贫困状况、脱贫措施,因户施策,对症下药,“输血”与“造血”并重,外力和内力互动,通过产业扶持、转移就业、技能培训、易地扶贫搬迁、生态补偿、教育帮扶、医疗救助、兜底保障等措施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


图片

福贡建成的国内首条草果全自动加工生产线,让草果变成村民的“金果果”。孙琴霞 摄


素质型贫困是各族群众贫困的根源。怒江民族“直过区”人口占全州总人口的62%,人均受教育年限不足8年。要打好脱贫攻坚战就要把人自身的发展放进去,同时决战素质之贫、精神之贫、技能之贫。怒江州始终坚持群众主体地位,以农民素质提升行动为抓手,帮助各族群众改变贫困的心理状态,摆脱安贫守贫的观念习俗,激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向贫困宣战

脱贫攻坚冲锋号响彻雪山峡谷

长期处于封闭隔绝状态的独龙族

迎来了摆脱千年贫困的千年转机


图片

傈僳族搬迁群众的幸福生活


云南省在全国开创

整乡推进、整族帮扶的先河

对独龙族实施一族一策帮扶

整合各方资源

激活群众主体

激发内生动力


图片

傈僳族村民采摘蜂蜜


撩开独龙江千年封闭的神秘面纱

担当力卡雪山还是那样圣洁

独龙江水还是那样清澈

贫困的“世外桃源”已隐入绿水青山间

独龙族一步跃千年

图片


2014年,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贯通,这条耗资8亿元,耗时8年的独龙江公路,为人口仅有4100多人的独龙江乡打破了千百年来的“雪山之困”。原先的世外秘境创建了怒江首个3A级旅游景区,开办了40多家民宿、农家乐。独龙风情小镇打响了“魅力独龙、生态典范、和谐人居”的旅游品牌。


图片

怒江大峡谷农副产品加工交易中心的草果加工生产线 曹松 摄


林下种植草果,林中放养独龙牛、独龙鸡、独龙蜂,生态环境、生态产业、生态旅游和谐共振,独龙族打出独特的生态牌。


今天的独龙江已经融入现代社会。手机、互联网、农村电商、农产品经纪人、快递小哥、直播网红,世外秘境与外部世界全面接轨。2018年,这个让习近平总书记一直惦念的独龙族整族脱贫,成为全国28个人口较少民族中率先脱贫的标杆。


图片

福贡县江西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 福贡县委宣传部供图


图片

怒江最大的贫困是生态贫困。“越垦越穷,越穷越垦”,人与自然关系持续恶化,是导致贫困群众陷入生态贫困恶性循环而不能自拔的生态之痛和发展之困。挪穷窝、断穷根、弃穷境、换穷貌,成为一种必然选择。作为决战生态贫困的头号工程,怒江州大力实施占全州人口近1/5的10万贫困群众易地扶贫大搬迁,“直过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由此迈出了摆脱千年贫困最艰难的一步。


图片


要让这些占全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近40%的大山原住居民离开故土,告别火塘,祖孙三代、老少一家进行史无前例的“下山进城入镇”历史大迁徙,可谓比搬山还难,无疑是脱贫攻坚“怒江战役”硬中之硬,坚中之坚的大决战。


要打好这场硬仗,关键在于有一支不忘初心能打硬仗的队伍。怒江州激励各级干部发扬“怒江缺条件,但不缺精神、不缺斗志”的“怒江精神”,树立“苦干实干亲自干”的“怒江作风”,开创“怒江每天都在变化,每时都在进步”的“怒江速度”,把脱贫攻坚抓在手上、扛在肩上、放在心上,争当“有情怀有血性有担当”的脱贫攻坚干部。


图片


图片

在易地扶贫搬迁进入“攻艰克难”的最后阶段,怒江州坚持“最硬的仗派最能打的人”,抽调了1006名懂少数民族语言,有丰富群众工作经验的精锐力量,组成15支“背包工作队”,背着初心使命、责任担当,为党分忧、为民尽责,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奔赴80个未退出的贫困村。工作队员进村入寨,放下背包,沉下身子,用心用情用理,打开群众心扉。“院坝座谈、火塘夜话”,准确把握搬迁户所思所想、所需所盼,与农户一起算经济账、谋致富方、看未来路,动员故土难离、故居难别的贫困群众搬出大山。


脱贫攻坚战打响5年来,怒江州广大党员干部在战贫主战场得到历练,党群关系更加密切,在怒江的雪山峡谷间谱写了一曲令人动容的“消灭贫困功成必定有我”的壮歌,形成了用自己“脱皮”换来群众脱贫,极具怒江特色的“背包精神”,涌现出了“人民楷模”高德荣、“最美支边人”管延萍等扶贫干部。他们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成为新时代最可爱的“扶贫人”。


图片

背篓医生管延萍 珠海驻怒江帮扶工作组图


迎接10万贫困群众“下山进城入镇”,走向新居新业新生活。这对于几乎没有工业,第三产业极不发达,本身就处于区域性深度贫困的怒江州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怒江州在短短3年多时间里建成了67个集中安置点、52个就业创业服务点、91个扶贫车间,配套了学校、卫生室、村史馆、文化活动场所、农贸市场、超市等,方便搬迁群众就近就业就医就学。几年来,通过多种方式,安置转移输出了全州包括搬迁群众在内的17.5万人,全州基本上实现了有劳动力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至少有1人就业。


图片

图片

告别“云上人家”的千脚落地屋、茅草杈杈房,告别世代相守、千年不灭的火塘,住进城镇环境优美、配套齐全的移民安置小区。从农民到城市居民的身份转变,从移民安置点学校孩童们如花的笑靥里,到扶贫车间和沿海企业生产流水线“直过民族”第三代、第四代忙碌的身影上,“直过民族”代际贫困最终将消逝在大山的皱褶里和城市的喧嚣中。


怒江大峡谷人与自然交恶的历史,正随着奔腾的江水流逝,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共荣的生态全景图已在怒江两岸徐徐展开。全州森林覆盖率达78.08%,居云南省第二位,生态环境状况优良指数居全省首位。争创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怒江州成功晋级全国生态文明示范州,成为云南“建设中国最美丽省份”一张有价值且不断增值的生态名片。


图片


在可持续发展视野里
怒江州“四山夹三江”的高山峡谷
本身就是一个充满生机的生态经济体
和拥有巨大增值潜力的生态资产
是怒江州最大的自然财富
和最重要的生态资本


图片


激活和经营好这个蕴藏着
巨大生态财富的生态经济体
生态兴业,生态富民
是怒江州巩固脱贫成果
形成可持续脱贫效应
促进乡村振兴,城乡融合发展
进而推动经济社会全面发展
最大的后发优势

图片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怒江州坚持走生态立州、绿色减贫、绿色富民之路,绿水青山成为怒江可持续发展最大的“靠山”。实施“群众搬迁下山,生态修复上山”,养山护林的生态建设,全面推进搬新拆旧、复垦复绿工作,实现搬迁后的生态优化,还自然以宁静、和谐、美丽,怒江正在重塑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


创新贫困人口参与生态建设,实现增绿增收的利益联结机制,使山区贫困群众成为生态保护的实践主体和生态脱贫的利益主体。组建188个生态扶贫专业合作社,带领2万余名各族群众发展生态产业,参与怒江、澜沧江两岸生态修复治理,沿“美丽公路”一线打造22万亩“怒江花谷”景观产业,实施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和陡坡地生态治理51.28万亩,生态兴业,“造绿”增收惠及11万户贫困人口。


图片


保护自然就是增值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的过程。怒江用好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补偿政策,各族群众“护绿”增收,分享生态资本增值红利,有劳动能力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就地被选聘为生态护林员、护边员,参与森林、草原、湿地管护和守边、护边、稳边。全州选聘生态护林员3万余人,山林里就业,家门口脱贫,每年每户增收1万元,带动12.35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生态脱贫。


图片


图片

把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作为生态脱贫的内在需求和产业选择的根本之策、长远之计。怒江着力发展人与自然共生共荣、脱贫致富与生态优化共进共赢的生态产业。在巩固提升百万亩核桃、百万亩漆树、油茶、油桐及膏桐等木本油料产业的同时,重点培育以重楼、云黄莲、银杏等中药材为主的林下产业,以及水果、花卉苗木、种草养畜、中蜂养殖等特色优势产业。


图片


以草果为代表的绿色香料产业是产业扶贫的重中之重,怒江按照“大产业+新主体+新平台”思路,组织各族群众以土地入股、流转,采取“公司+基地+合作社+贫困户”等农业生态资本运营方式,产业扶贫组织化、规模化、市场化,打造144万亩,覆盖各族贫困群众16万人的绿色香料种植基地,培育绿色香料企业和专业合作社762家,个体工商户173家,加快推进绿色香料产业园区建设。怒江已成为我国草果核心产区和云南省最大草果种植区。


绿色是全面小康的生态底色
也是怒江山区贫困群众脱贫的成色
目前怒江已形成近380万亩
生态质量附加值高的绿色产业
2019年
怒江农民人均在生态产业的经营性收入
财产性收入、工资性收入近3000元
占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40%以上


图片


绿色发展极大地激发出广大贫困群众
“造绿”“护绿”“借绿”就地脱贫的
内在活力和内生动力
这两股力量汇聚起来
迸发出更大的生态自觉
怒江州实现人与自然共生共荣的
“绿色崛起”就为期不远了

“脱贫只是第一步,

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